15
2009-12

换一个位置

母子情深除夕,老人在家准备和面包饺子。去厨房拿面盆时,老人一不留神被脚下的凳子绊了一跤,腿摔折了。
 
等到儿子把她送到医院,拍片、上完夹板后已是深夜。可是,老人不愿意待在医院,固执地要回到家里过年。儿子知道母亲的脾气,点头答应。 
 
虽说是除夕,街上来来往往的出租车仍有许多,但是儿子并未叫车,而是小心翼翼地将母亲背在背上。儿子的背宽厚温热,全没有出租车的颠簸动荡。
19
2009-11

最后一次爱你

抉择这是发生在一对小夫妻身上的一个真实的悲凉的爱情故事。
他原本是一家油漆店的小老板,与妻子结婚三年了,有一个可爱的女儿,日子过得很幸福。
 
 没想到,在一次意外中他的油漆店着火了,顷刻之间,店内价值10万元的油漆和近万元的现金化为灰烬。
当他和妻子挣扎着从火海中跑出来后,均已被严重烧伤。所幸的是,他们一岁多的女儿在店着火前被邻居抱出去玩了,无意中躲过了一劫。他全身烧伤面积高达90%,只有两只脚上的皮肤是完好的,妻子浑身烧伤面积也达60%。
04
2009-08

生命的跪拜

牛

24
2009-06

深恩重如泰山

 

母爱如水有这样一个老先生,他总是趁着红灯时穿梭在车阵当中,并且敲着别人的车窗。
很多人总担心他会不会是精神异常,不知是否具有攻击性,所以第一个反应就是赶紧锁上车门。但几次下来,只看到那个老人在险象环生的街道间游走,即使有驾驶员把车窗摇下来响应他,也只见他简单地说着话,于是人们开始好奇,期待他有一天会来敲自己的车。
有一天当红灯闪起,一个人的车刚好停在这个老先生面前,他一如继往地敲了那人的窗户,对着车中的女士说:“小姐,要记得系上安全带喔!”
19
2009-06

亲情铸成的大义

农民工兄弟

 

一位农民从外地打工返乡,乘车赶往自己的老家。到了离家50多里的地方,他突然感到自己身体不适,发热、咳嗽,从新闻中他看到过“非典”症状的宣传,联系自己的症状,心头便是一惊……
19
2009-06

母亲的清醒一刻

母爱灾难从来不会用怜悯去选择施虐对象。
她是一个疯女人,她的神志常常处于混浊状态,每每遇到惊吓就会失常,要么瘫痪、要么发狂。这天晚上,她和3个儿女或躺或坐地挤在一张床上看电视,晚上9点多了,她想起还没有喂猪,在穿过堂屋去厨房拿猪食时,突然发现房顶簌簌地向下掉泥灰,她便走到门外,想看个究竟。她刚走到门外,就看到房子化雪一样慢慢往下塌……
30
2009-05

那个被你伤得最深的人

那个被你伤得最深的人见过一个父亲的泪。他蹲在一堵墙外,满身疲惫的风尘。先是呆呆地看着街景,后来,他手捂住脸呜咽。双肩耸动,单薄的身影,像极深秋时,枝上一枚欲抖落的叶。眼泪从他指缝处,不住地溢出来,成小溪流,午后的阳光,照在上面,反射着惨痛的晶莹。他的头上,霜花点点。墙内,是看守所。她20岁的儿子,因跟人合伙抢劫,被关在了里面……
见过一个母亲的泪。车站,她来追她执意要远走的女儿。女儿打扮得时髦入时,嘴唇抹得鲜艳欲滴。她却头发蓬松,衣着暗淡……
06
2009-05

青虫之爱

毛毛虫我有一位闺中好友,从小怕虫子。不论什么品种的虫子都怕。
披着蓑衣般茸毛的洋辣子,不害羞地裸着体的吊死鬼,一视同仁地怕。甚至连雨后的蚯蚓,也怕。
放学的时候,如果恰好刚停了小雨,她就会闭了眼睛,让我牵着她的手,慢慢地在黑镜似的柏油路上走。我说,迈大步!她就乖乖地跨出很远,几乎成了体操动作上的“劈叉”,以成功地躲避正蜿蜒于马路的软体动物。
在这种瞬间,我可以感受到她的手指如青蛙腿般弹着,不但冰凉,还有密集的颤抖……
29
2009-04

那一次忠诚的背叛

老屋那是一所再普通不过的房子,在这个小城中,它绝对是最美的建筑了。古旧的青砖瓦房,早已失去了昔日的挺拔和光彩,像一个垂暮的老人,在岁月的风霜雨雪中一身沧桑地走来。
这是三间正房,现在已成为了人们常来观瞻之地。初到这个小城,我很是不解,和它同年代的老宅都已拆除,它何以能保存下来?
在房子正门之上,悬挂着一块匾,上面只刻了一个红红的大字:家!
27
2009-04

一只让人流泪的水缸

泣不成声朋友乔迁,我们前去祝贺,在她一百多平方米的房子里,摆放着许多新潮的家居用品。忽然我发现在卧室里有一样东西极不适宜地立在那儿,那是一只一米多高的水缸,很旧的颜色,缸口处还有许多裂痕。就因为这只缸,整个房间的布局和格调全被破坏了。
我们围着那只水缸看,很普通的那种,绝没有什么收藏价值,真想不通她为什么把它放在这里。这时朋友走过来,说:“我搬了几次家,许多东西都送人或扔掉了,只有这只缸我一直带着。”我们静静地看着她,知道关于这只水缸一定有着令人难忘的故事。她沉默了一会儿,便开始给我们讲起来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