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5
2009-12

换一个位置

母子情深除夕,老人在家准备和面包饺子。去厨房拿面盆时,老人一不留神被脚下的凳子绊了一跤,腿摔折了。
 
等到儿子把她送到医院,拍片、上完夹板后已是深夜。可是,老人不愿意待在医院,固执地要回到家里过年。儿子知道母亲的脾气,点头答应。 
 
虽说是除夕,街上来来往往的出租车仍有许多,但是儿子并未叫车,而是小心翼翼地将母亲背在背上。儿子的背宽厚温热,全没有出租车的颠簸动荡。
04
2009-08

生命的跪拜

牛

24
2009-06

深恩重如泰山

 

母爱如水有这样一个老先生,他总是趁着红灯时穿梭在车阵当中,并且敲着别人的车窗。
很多人总担心他会不会是精神异常,不知是否具有攻击性,所以第一个反应就是赶紧锁上车门。但几次下来,只看到那个老人在险象环生的街道间游走,即使有驾驶员把车窗摇下来响应他,也只见他简单地说着话,于是人们开始好奇,期待他有一天会来敲自己的车。
有一天当红灯闪起,一个人的车刚好停在这个老先生面前,他一如继往地敲了那人的窗户,对着车中的女士说:“小姐,要记得系上安全带喔!”
19
2009-06

母亲的清醒一刻

母爱灾难从来不会用怜悯去选择施虐对象。
她是一个疯女人,她的神志常常处于混浊状态,每每遇到惊吓就会失常,要么瘫痪、要么发狂。这天晚上,她和3个儿女或躺或坐地挤在一张床上看电视,晚上9点多了,她想起还没有喂猪,在穿过堂屋去厨房拿猪食时,突然发现房顶簌簌地向下掉泥灰,她便走到门外,想看个究竟。她刚走到门外,就看到房子化雪一样慢慢往下塌……
06
2009-05

青虫之爱

毛毛虫我有一位闺中好友,从小怕虫子。不论什么品种的虫子都怕。
披着蓑衣般茸毛的洋辣子,不害羞地裸着体的吊死鬼,一视同仁地怕。甚至连雨后的蚯蚓,也怕。
放学的时候,如果恰好刚停了小雨,她就会闭了眼睛,让我牵着她的手,慢慢地在黑镜似的柏油路上走。我说,迈大步!她就乖乖地跨出很远,几乎成了体操动作上的“劈叉”,以成功地躲避正蜿蜒于马路的软体动物。
在这种瞬间,我可以感受到她的手指如青蛙腿般弹着,不但冰凉,还有密集的颤抖……
«1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