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
2009-03

农民工买票钱包被盗,徒步34天从北京走回郑州

农民工买票钱包被盗,徒步34天从北京走回郑州 

新密市外出务工人员李海涛,准备拿着自己打工攒下的2000元钱回家过年,不料在火车站被人割了包。为了陪自己家中唯一的亲人——年迈的老母亲过春节,这条汉子用双脚踏上了漫长的返乡路,历经34天步行,昨天上午,李海涛终于从北京走回了郑州。
 
阳光明媚的上午,爱心包围“流浪汉”
 
“慢点吃,这里还有,别噎着。”昨日上午,在郑州市中州大道金水路立交桥西北角,李海涛蹲坐在地上,大口大口地吞咽面包。一块面包,被他三两口就吞下了肚,跟着,他顺手拧开手里的矿泉水瓶,“咕咚咕咚”一阵痛饮。瞅着他那狼吞虎咽的样子,旁边的民警不停地提醒他慢点吃。
记者看到,李海涛一副蓬头垢面的样子,脚上的一双平底鞋,鞋底几乎被磨穿。他身上唯一还算干净的,是上身那件深蓝色外套。“这是刚才一位好心的晨练者给我的。”李海涛不好意思地说,天亮后,他躺在路边打盹,一位晨练者看他身上裹的外套太脏,把外衣脱给了他。
特巡警一大队金水1号民警朱院辉、孙有涛说,早上8时许,他们在附近执行任务时,李海涛找到他们打听去黄岗寺的路,“我们仔细一问才知道,他竟然是从北京历经一个多月走到了郑州。”民警说,当时李海涛说话有气无力,他们马上买来面包、矿泉水等让他充饥。
在艳阳照耀下,吃饱喝足的李海涛心情也格外“晴朗”,不停地念叨:“走到郑州,我心里也高兴!”
 
排队买票回家,却发现兜被割了
 
面前这个说话思路清晰、长相憨厚的青年人,为什么要徒步从北京走回郑州?就在记者现场采访的同时,一些过往的路人也不时地凑过来听稀奇。
李海涛说,他是新密市白寨镇黑峪沟村人,今年30岁。自打3岁那年父母离异后,他一直跟着母亲生活。去年10月,有一手电焊手艺的李海涛,经人介绍,前往包头打工,在此之前,他曾在郑州市郑上路做过物资搬运。
“在包头,我干的还是电焊的老本行,还不错,干了2个月,挣了2000多块钱。”李海涛说,去年腊月二十六,手上的活干完后,他去当地火车站买票准备回家过年。“当时我犹豫了一下,要不要把钱先寄回家,后来为了能省几块钱,决定还是把钱随身带回来。”事隔一个多月,提起自己当初所做的决定,李海涛无奈地直摇头——他怎么也没想到,因为“一念之差”,竟让自己沦落到有家难回的窘境。
“那天买票的人很多,排了1个多小时,才轮到我。当我掏钱准备买票时,却发现兜里空荡荡的,啥也没有。”李海涛说,他低头查看,发现装有钱包的羽绒服侧兜被人割破了,丢失的除2000多块工钱外,还有身份证、电工证和1部价值三四百元的手机。
“我当时就报警了,派出所根据监控录像,发现了偷包者,让我留下来等待破案。”李海涛说,不得已,他在包头逗留了两天,但遗憾的是,此案最终未能告破,而此时,李海涛的工友们早已返家,身无分文又举目无亲的他,最终被警方移交给救助部门。
 
熬过春节后,他开始了徒步回乡之旅
 
由于适逢春节假期,李海涛在包头救助站熬过了他终身难忘的一个春节。大年初七,在假期结束后的第一个工作日,当地救助部门为李海涛购买了包头至北京的火车票。
“我是初八中午到达北京西客站,民警同样把我交给了救助站,可工作人员表示,他们只负责吃住,不管车票。”李海涛说,因为无钱回家,他曾试图打工自救,但由于身份证被偷,几家用工单位都不愿意用他。不得已,在最后一线希望破灭后,他选择了徒步回家。
“在北京待了一晚上,初九一早,我带着行李往家走。开始走高速,警察发现后一直撵,没办法,后来只得改走107国道。”李海涛说,没钱吃饭,一路上,他就靠捡矿泉水瓶卖钱,“经常是买一块钱的馍带在身上,饿狠了,就掏出来啃一个,但多数时候,都吃不上饭。晚上困了累了,就裹着单子猫在路边躺一会儿,夜里天太冷,所以我经常夜里赶路,白天暖和了再找个地方歇歇脚。”他说。
“前一段下大雪,我冻得病倒了,有位好心的老大娘发现后,把我领到诊所打了一针,后来还给我100多块钱路费,可我看她家境也很困难,就没舍得要。”李海涛说,直到现在,他偶尔想起这一幕时,心头还是暖暖的。
 
34个日日夜夜,他走回郑州
 
就这样,他走天津、到保定、经邯郸、过安阳,在经过了34个日日夜夜后,昨日,李海涛徒步800多公里后终于再次踏上了郑州这片熟悉的乡土。一路走来,社会的冷暖炎凉让他悲喜交集——他向一辆北京发往郑州的长途车求助,但被对方以“不是慈善机构”为由拒绝;路过邯郸,因为实在背负不动,他“忍心”丢弃了装在蛇皮袋里的行李,只留下一条御寒的被单;平生第一次去了趟北京,但没想到竟会以这种方式离开;走到黄河大桥时,守桥的武警帮忙拦了辆拉砖车,把他捎到黄河桥收费站,让这个落魄的男青年,一个多月来第一次体会到了坐车的感觉……“俺妈的电话停机了,也不知道她现在急成啥样?!”回家在望,家中老母亲的境况成了李海涛最挂念的事,他说,被偷后,他一直没有给母亲说徒步回家的事,“俺妈都快60了,不想让她担心。”
为了让李海涛尽快回家和母亲团聚,民警给他提供了路费,本报记者也开车将其送到车站。巧合的是,当记者一行经过南三环京广路附近时,李海涛瞅着停在高架桥下的一辆乡村公交突然叫了起来:“那是去俺家的车!”更为巧合的是,开车的司机李海涛也认识,“他是俺邻居,也姓李。”得知李海涛徒步从北京走回郑州的消息后,司机李某热情地招呼这位老乡上车,公交车载着一行乘客,向新密方向疾驶而去……
昨日下午,郑州市救助站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按规定,对需要接受救助者,救助部门应为其提供路费帮助,但本着就近救助的原则,有时候救助部门提供的车票不一定能帮助被救助者到达终点站。
农民工34天徒步从北京走回郑州
上一篇:拥有孤独 
 
« 上一篇下一篇 »

相关文章:

八个小故事的感悟  (2010-4-4 10:26:4)

换一个位置  (2009-12-15 23:35:4)

一个感人的故事  (2009-11-19 15:4:56)

公交车上民工的一句话感动很多人  (2009-7-18 16:21:50)

明哲保身  (2009-7-13 11:41:56)

深恩重如泰山  (2009-6-24 10:50:3)

伟大的爱  (2009-6-23 10:56:47)

亲情铸成的大义  (2009-6-19 15:43:4)

图片故事 - 狗狗的故事  (2009-6-15 16:53:5)

一盒巧克力引发的莫名担忧  (2009-6-2 11:40:54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